一半火焰一半海水,酒店迎来最强线上“框架”

一半火焰一半海水,酒店迎来最强线上“框架”

据Lodging Econometrics最近发布的报告称,截至2019年第三季度末,中国新酒店项目已增长到3380个;在第三季度,有661个新项目正在筹建中。尽管中国经济增幅放缓,与美国之间有持续的贸易和关税纠纷,但酒店业仍然蓬勃发展。但在有限的市场空间内,大量的酒店拔地而起的对立面则是不可不忽视的激烈竞争,目前,国内外各大酒店集团正发挥全力,抢占市场高地。

  解锁单体酒店进行时

  公开数据显示,中国拥有超过4000万间的单体酒店客房,这个隐藏在冰山下的万亿市场,让越来越多的旅游企业与酒店集团跃跃欲试。

  “中小单体酒店在很多下沉市场都不具备完善的服务条件,专业性的管理能力不足,管理效率还不高,业主更是心有余而力不足,中国大型酒店集团和OTA正是抓住了这个心理,积极为单体酒店业主雪中送炭,通过特有的经营模式帮助他们打开市场。”北京第二外国语学院旅游科学学院酒店管理系主任李彬说。

  近期,飞猪旗下的单体酒店的创新解决方案——菲住酒店联盟正式面向公众,自今年9月份商家端产品上线以来,以每8分钟签约1家酒店的速度迅猛发展。3个月时间已签约超过15000家酒店,超60万间酒店房间。借助菲住酒店联盟,单体酒店可以平均提升10%以上的入住率。

  菲住联盟的运营模式是将已经较成熟的单体酒店聚集到一起,由平台赋能会员、营销等,但是与其不一样的是,更多的OTA选择自己做单体酒店品牌。

  7月,同程艺龙宣布,旗下酒店轻加盟品牌——OYU(我寓),将以全力赋能单体酒店、轻加盟稳健发展为目标,为中小单体酒店免费提供六大体系支持,计划在2019年底前完成全国2500家酒店签约。

  除OTA外,多家酒店集团早已入驻。2019年4月,华住集团正式宣布推出其共享酒店预订平台“一宿”,欲借此新品牌将更多单体酒店收入囊中。此前,华住就接连推出了以星程、海友、怡莱为代表的软品牌加盟体系,而“一宿”正是配合华住软品牌加盟体系而创设的低收费网上共享预订平台。

  一个月后,OYO与“黑马”H连锁酒店在成都相继发布其单体酒店战略。H酒店成立于今年1月,对标OYO酒店,其将目标同样选择在了单体酒店市场。数据显示,H酒店在成立起四个月已签约近千家酒店,超过5万间客房,目前单月新增酒店达到500家,如此迅速,离不开华住的投资。

  贝壳友家旗下的“千屿”正渐渐浮出水面,9月16日,2.0模式正式推出。据千屿品牌CEO寇方阳介绍,目前千屿签约酒店近2500家,覆盖国内120多个城市,累计在线客房超15万间,会员数量超过30万。值得注意的是,现在的千屿已经是OYO旗下的一份子,3月16日,OYO酒店母公司欧游(上海)投资有限公司完成了对住宿品牌千屿母公司北京贝壳友家科技有限公司的100%股权收购。

  如此火爆的单体酒店争夺战,是从OYO异军突起开始的,截至2019年5月底,OYO酒店在全国拥有超过1万家酒店、50万间客房,续约率高达97%,已经成为国内最大的单品牌酒店,以及中国第二大酒店集团、全球第六大酒店集团。

  李彬表示,OYO的出现直接改变了中国中小单体酒店市场环境。“中国单体酒店长时间处于同质化严重、产品老化过时的局面,在OYO出现后,创新的轻加盟模式自然受到业主欢迎。”

  在中国的单体酒店发展过程中,“轻加盟”是大批酒店集团与OTA吸引单体酒店业主的主流手段与合作方式,即只需投入较少的资金成本,就能获得连锁品牌赋能,从而提升运营专业度,吸引更多住客。

  但这些“轻加盟”却各有不同,除收取佣金的一般合作模式外,为吸引业主青睐,已经有企业推出免加盟费,只收小部分的管理费的合作模式,如H连锁酒店;甚至OYU与OYO连管理费都免除,业主完全不用做任何前期投入,只要在后期盈利之后,再与品牌方共享收益。

  不过,这样一来,虽然业主可以打消亏损的顾虑,品牌方面临的则有可能是业主的“翻脸不认账”,一些加盟某品牌的单体酒店业主就曾表示过:今年先加盟一个试试,不成再换别的,反正没有加盟费,风险不大。

  业主的反映情有可原,因此对于大型酒店集团和旅游企业来说,核心竞争力是忠诚度的基础,除绞尽脑汁想着如何将业主吸引过来之外,或许也该将重点持续放在怎么将他们留住了。毕竟,单体酒店“大佬”OYO已经几经折戟,甚至频频因为裁员而上头条。

  经济型连锁酒店穷途末路?

  在中国单体酒店市场如火如荼的时候,经济型连锁酒店的“领头羊”7天却在“一张床单”上折了戟。近日,一则“7天酒店床单上疑似呕吐物”的视频广为流传,在视频中,在床头和床单上均有疑似呕吐物,因此顾客质疑7天酒店根本没有换床单,该事件引发热烈讨论。

  事情发生当天,7天连锁即发布“情况说明函”,对于卫生管理问题稍有提及,回复更多的是“门店数量减少”的问题。这正透露出一个信息:中国的经济型连锁酒店正面临“活”不下去的困难局面。上海锦江国际酒店股份有限公司发布的三季报显示,2019年前三季度,7天系列酒店在全国总数为2229家,较去年减少97家。

  消费升级正让酒店集团的低端品牌快速挤压经济型连锁酒店市场。

  “经济型连锁酒店的现状与业态发展有关,十年前,经济型连锁酒店经过资本烧钱快速发展,通过扩大规模,打造品牌影响力,但是对产品和服务的品质忽视。在当时酒店供给不足的情况下,经济经济型连锁酒店处于躺着也能赚钱的状态。但十年后成本提高,消费升级,因为产品同质化、竞争加剧等问题,经济型连锁酒店的房价也无法提高,导致营收压缩,投资回收期拉长,业主自然不会满意,于是纷纷不再费心经营,导致问题频出。”李彬说。

  其次,以OYO为首的单体酒店连锁化对于经济型连锁酒店的打击是毁灭性的——不用加盟费,甚至免除管理费的单体酒店加盟模式比经济型连锁酒店80-100万的加盟模式不知要吸引人多少倍,因此,物业租赁到期的经济型连锁酒店不再被业主们青睐也就情有可原了。

  为转型升级,首旅如家、汉庭、7天等经济型连锁酒店品牌早就开始了发展之路。7天在其“说明函中表示:“预计未来几年,7天酒店品牌将会全面升级为‘7天优品品牌’”。

  首旅如家从2018年起就升级“如家酒店”,首旅如家还大力发展包括“如家精选酒店”、“如家商旅酒店”在内的中端酒店品牌,据了解,截至2019年9月底,如家精选酒店、如家商旅酒店合计开业约500家。

  汉庭也于2019年推出了新的升级计划,在汉庭3.0新品发布会上,华住集团CEO张敏宣告,全新的汉庭3.0产品是汉庭品牌前所未有的一次自我迭代,同时将实现100%模块化营建,能进一步降低加盟商的管理成本和时间成本,在节约成本的同时有保证产品质量的统一。

  不过,转型升级后的经济型连锁酒店真的没有明天了吗?事实未必。

  《2018中国大住宿业发展报告》显示,经济型(二星级及以下)客房数约为1039万间、占总客房的67%。这意味着,绝大部分的酒店类住宿设施都属于低端的档次。

  在这种形势下,升级后的经济型连锁酒店或许可以凭借其统一的管理标准、更加低廉的价格和更有竞争力的会员制度重新“活过来”,而这一切的前提,还是卫生清洁的必要性。

  与此同时,李彬建议,经济型连锁酒店需要围绕顾客需求提升产品和服务品质,如根据年轻人的关注点设计房间陈设,引入完善的服务质量监控体系,让新兴技术为每一家门店运营管理带来新的变化,降低成本,提高效率。

  高端酒店市场群雄逐鹿

  因为看中了中国酒店市场的丰厚利润,即使中国酒店市场已经满额,但多家海外企业仍争抢这个市场,与中国本土酒店集团形成掎角之势。2019年5月,格林酒店集团宣布以换股方式投资都市酒店集团,此番双方携手,合作运营的酒店门店将超过4000多家,覆盖国内绝大多数的地级市和县级城市。

  已经进入中国的外国酒店集团也不遑多让。凯悦酒店集团近日宣布,将在2020年底前于全球新开业20余家全新奢华酒店及度假村,进一步扩大凯悦旗下奢华酒店品牌组合,包括柏悦、安达仕、阿丽拉、君悦、Miraval以及凯悦臻选。

  万豪国际集团也在近日宣布,将通过旗下八个各具特色的奢华品牌在未来持续打造高端旅行体验,拟于2020 年新开 30 余家奢华酒店。

  这正说明,如果给2019年的高端酒店市场一个词,可能竞争激烈会合适,如果要预测下2020年的高端酒店市场如何变化,那么只会是更加激烈。

  在市场竞争中,酒店集团的力量非单体酒店可以比拟,而凭借其巨大影响力,酒店集团在宣传上,似乎更喜欢与电商合作共赢。

  从网络发展开始,在线服务电商与酒店集团就一直紧密合作合作,从最开始的单纯上线产品,到现在的各种平台活动一次不落,酒店集团也算走的稳定,据飞猪“双11”购物数据显示,仅双11一天,高星酒店预订数就已经突破了100万间夜,万豪在预售期即迎来店铺粉丝破100万的记录,新开业不久的莫干山开元森泊小木屋套餐狂卖2万多套……

  值得关注的是,飞猪的双11不只让酒店“卖”的过瘾,飞猪会员也趁着这股热闹劲频频与酒店集团合作,包括希尔顿、Club Med、雅诗阁等在内的旅行大牌,正批量与飞猪会员实现互通。对酒店集团来说,链接上背靠阿里的飞猪之后,飞猪拥有的百万忠实用户都将是其会员预备军。

  不过,李彬也建议,网络更多的是吸引年轻的客群,很多酒店集团并不一定是为了新而新,而是要专注各自酒店的顾客定位,很多面对商务型客人的酒店已经拥有了固定客群,就不必强行迎合市场,新媒体网络营销应该作为酒店集团获客的补充手段,而不是唯一手段。

  与此同时,伴随酒店与电商往来的密切,市场上开始存在一些不和谐音符。

  在网上搜索“无资质酒店”“黑酒店”“OTA”等多个关键词,受害者上当受骗的事例数不胜数。王先生表示,去外地出差,在知名OTA上预定了酒店后,入住才发现该酒店竟然是无资质的黑酒店,甚至直到现在这家酒店还高高挂在OTA酒店板块首页,评论上百条,备受好评。

  像这样的事例在各大投诉平台上随处可见,为规范在线预定平台对酒店商家的选拔与管理,11月11日,《酒店线上服务质量评价标准与等级划分》团体标准草案(以下简称“《在线服务标准》草案”)研讨会召开。这是国内第一个对酒店线上服务质量进行评价和评级的标准,通过规范酒店以及在线平台的经营行为,提高在线酒店预订的服务质量,从而优化消费体验。

  据了解,该标准已于今年8月底获准立项,团体标准草案后续会按照《中国互联网协会团体标准管理办法》进行公开征求意见。该草案将按服务质量、诚信经营、用户评价等维度为酒店进行评分,并根据评分分为三个级别,在线预订平台需根据标准对酒店商家进行管理,并展示明确的分级供消费者参考。

  《在线服务标准》草案的出台,中国互联网协会副秘书长裴玮在研讨会上表示:“设立酒店线上服务标准,主要目的是规范酒店商家的管理和经营,促进行业服务管理规范化,提升整体酒店行业服务水平。”

  而对于酒店集团来说,该规则的出台也是一个新的开始,在2020年,暂别2019的“一半单体火焰一半经济型连锁海水”的同时,或许也该是时候告别线上酒店遍地坑的尴尬局面,让消费者在放心薅羊毛的同时,也不被黑酒店给钻了空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