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科云链征文:穿越未来10年,遇见我所在的“链时代”

欧科云链征文:穿越未来10年,遇见我所在的“链时代”

公元2030年10月1日,这是中国的第81个国庆节。随着区块链技术的发展,它深入了人们的生活、工作,为全民带来了高效、高质量的生活方式,实现了区块链的全国化,被称为“链时代”。

天光乍破,陈钊坐在阳台前登录了英国大学研究生的网址,他打算前往英国就读研究生。随着区块链技术与身份证相结合-“链上身份证”的出现,简化了人们留学申请的步骤,降低了中介成本。陈钊点开个人信息页面,输入了他的身份证号。当他按下“Enter”时,系统已经自动读取他的姓名、性别、出生地等个人基础信息,他从幼儿园到大学毕业之前的每一次考试成绩以及大学期间和工作期间的个人经历,他的个人存储情况及借贷信用情况等。

又过了十秒钟后,页面已经形成了自动报名表,上面已填满了有关他的个人信息,真实且不可篡改。陈钊将页面滑倒最底端,在申请专业一栏显示“根据您的个人信息、在校成绩与个人经历,推荐您就读:UCL数字媒体与传播专业,您是否申请?”陈钊嘴角微微上扬,快速地点下了“是”,申请便结束了,陈钊知道,当他下飞机之后,他就可以知道他的录取结果。

随着区块链技术落地学校,人们可以通过“链上身份证”进行申请,学校系统会读取相关的信息,筛选出适合他就读的学校及专业,并在一定时间段内根据在这一时间段内提交申请的人的相关信息,遴选出基础达标的申请人信息,在送至老师手中,根据个人经历进行最后筛选,择优录取。被录取之后,就会快速生成他的录取通知书、学生证等,且会在他的“链上身份证”中自动更新,整一个过程可以追溯且不可篡改。

陈钊合上电脑放进背包,拿过手机点了一下,便轻快地出了门。刚到家楼下,电话便响起。

“好的,爸爸。我已经在去机场的路上了。从北京飞回重庆只要2个小时了,您在家里等着我回去就行。”

陈钊挂断电话,一辆银白色特斯拉准确的停在了他的身前。

陈钊打开面前汽车的副驾驶车门,主驾驶位上空无一人,陈钊将手机插在身前平台的一个卡座上,透明锃亮的前窗弹出了一排银蓝色的字,耳边顿时响起了女机器人的声音,甜美,温柔,仿佛真实存在一般。

“陈钊先生你好,我是EVA。接下来的一段旅程将由我为您服务。根据您的家乡信息及您的机票信息显示,您将从北京市乘飞机前往重庆市。在这段路程中,将由我为您服务,带您从朝阳区景宁小区前往北京首都机场T3。”

陈钊在屏幕上轻轻点了一下,屏幕暗下,陈钊侧靠着副驾驶沉沉睡去,汽车在晨光中飞速前进。

这是区块链技术+GPS系统与汽车全自动技术相结合的时代。人们只需要在链上进行无人驾驶汽车预约,通过区块链技术与GPS技术相结合,无人驾驶汽车的智能系统将确定他当前的位置,准确停靠在他面前。汽车智能系统就会自动读取关于订购人“链上身份证”中公开显示的信息,确认他当前的行程,自动送往他将前往的目的地。

无人驾驶汽车安稳停在了T3航站楼前,陈钊下车后,手机自动扣除了相应的金额当他运用链上身份证快速取到机票,通过安检并登上飞机后,在飞机起飞前,他收到了来自手机的一条弹窗信息。

“您的行李已到达成都,将于4小时后送达重庆。您所购买的成都老干爹麻辣兔肉已随行李一同寄往重庆。”

陈钊点开消息,手机自动进入页面。首先引入眼帘的是一张中国地图,下面显示了两个蓝色的小框,代表目前有两样东西正在物流运输中。陈钊轻笑一下,又一次感概区块链技术的便捷。随着区块链与供应链、物流的融合,人们可以通过链上查看购买或邮寄的物品的状态。陈钊点开第一个小框,上面显示了他从北京寄往重庆的行李的相关信息:邮寄物品的内容、重量、邮寄出发地、经过地、目的地以及到达每一个地点的时间。陈钊又点开第二个小框,上面显示了他所购买的成都老干爹麻辣兔肉相关信息:兔子的养殖地、存活时的健康信息、加工时间、加工过程及质量安检信息、兔肉的重量、邮寄出发地、经过地、目的地以及到达每一个地点的时间。

陈钊快速地浏览相关信息,安心的关上手机,等待飞机的起飞与降落。

两个小时后,陈钊到达了重庆机场,而他的行李以及购买的零食已经送达家楼下的快递柜中,同时,他收到了来自UCL的录取通知书与他的学生卡。

“陈钊同学,恭喜你已被UCL数字媒体与传播专业专业录取。请于3031年9月25日入学,您的个人相关身份证明已登录在链,个人学生卡已在邮件附件。”

当他走出重庆机场航站楼,一辆黑色的特斯拉停在了他的面前。虽然他没有订车,但是他毫不意外。因为根据智能汽车读取的个人信息,他在重庆并没有汽车,在落地后需要选择交通工具回家。他拉开车门坐了上去,将手机插在卡座上。这一次响在耳边的是低沉沙哑的男声,带着重庆口音,显然十分的智能以及人性化。

“陈钊先生您好,根据您上一次的订车消息,我们预估到您达到重庆之后还需再次用车。此次将由我来为您服务,我叫William,希望您旅途愉快。”

陈钊充满了好奇,无人驾驶汽车会将他送到哪里。他没有像之前那样闭目养神,而是看着汽车平稳的开在路上,看着重庆的变化,耸立的高楼变多了,灯光更加璀璨,过往每一个桥洞都会有蓝光闪过,“Welcome to Chongqing”。他想,几年不见,这里更加的繁荣,更加的智能,再也不会听到每一个弄堂和桥洞越风而过的密语了。

汽车开过了他所住的小区,却没有停下,而是往更前处开。他有些奇怪,现在这玩意儿就靠不住了嘛?再往前是一个公园啊。

汽车在公园门口停下,他摇下窗子,看见他的父亲刚好从公园大门走了出来。此时,William的声音又一次响起。

“很抱歉通过链上数据读取到了您的通话记录,在出发前您的最后一通电话是打给你父亲的,所以我认为您更希望见到您父亲而不是回家。祝您国庆假期愉快,再见。”

陈钊不及感概人类科技的结晶的智慧,而是快速下了车奔跑到父亲面前,给了他一个拥抱。

“爸爸,国庆节快乐。”

夕阳西下,陈钊和父亲走在一起。身后,是一辆以为还会被需要的黑色特斯拉在沉稳缓慢的自动行驶着。

(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