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科云链征文:区块链加持网络安全,网骗或在10年后绝迹

欧科云链征文:区块链加持网络安全,网骗或在10年后绝迹

- in 区块链

小偷少了,骗子多了。这是网络时代的一个特征,网上交易、扫码支付一普及,动辄输入密码,兜里也不装现金了,小偷只能望洋兴叹,而网络骗子对此却游刃有余。网骗,目前大行其道,骗术翻新防不胜防,令人挠头。对此,人们寄希望于一种网络新技术——区块链。或许十年后,在区块链的加持下,网络安全无懈可击,网络骗子将有望绝迹。

我是跟一个快递员学会网络交易与支付的。

一个号码拨过去,一句话说明寄件,报了地址。不到十分钟,快递员上门取件来了。意外的是,这位快递员并非人们常说的“快递小哥”,而是一位货真价实的“快递姐姐”。她看上去三十多岁,身材苗条结实。进的门来,她笑容可掬地喊我“大叔”,让我喊她“小刘”就行。

接下来验货,是两包寄送亲戚的枸杞。然后,她三下五除二地包裹一通。最后是简易码机出单付费。谁知,付费时遇到了小麻烦,6元钱的费用,我却递过去一张百元大票。小刘怔一下,说,“大叔的大票子,我没钱找零啊。”我又翻箱倒柜拽抽屉寻找了半天,却也只找出四块多零钱。“大叔,您没有微信支付?”小刘问。我当然没有那玩意,我一个六十多岁的老头子,哪会玩年轻人的那个。“那您得学呀。”小刘一脸的认真。我说,“我都六十多岁了,哪里学得会呢。”小刘嗤地一笑说,“您才六十还老啊,我爸都快八十了,微信还玩得很溜呢。”那天,小刘只拿走了我搜寻到的四块多零钱。临走时,她向我介绍了微信,说那玩意方便得很,可以买菜付款,可以交电话费、水费、电费、网络费,还可以买票、订餐、叫外卖,还能聊天,还能浏览新闻等等等等……小刘走后,我看着手上的那只使用十几年的老手机,心里开始蠢蠢欲动了。是啊,交话费、煤气费、电费、电视费,每一笔都是我急吼吼地赶到站点去交的。

之后,我和小刘又接触了几次。在小刘的指导下,我更换了智能手机,也终于学会了微信操作,小刘因此成为我的第一个微信好友。微信里,我绑定了银行卡,开始习惯微信支付,终于,杂七码八的十多项交费我再也不用去营业厅交了,掌中智能手机,进入微信,手指轻点,完活儿。有了微信,简直可以把整个世界都搬进去。我现已退休回到三百里外的老家居住,与原单位的联系也因此相当方便了,单位有个啥事,提交个啥材料,微信群里通知一发即可。

我当然没有忘记网络安全。小刘告诉我要做的重点有两条,一是严格保存密码不泄露,二是杜绝链接下载非正规网站、网页、APP。我谨记这两条,将保密严格落实在微信的操作中。当然,不能因噎废食,正常的操作我还是敞开大门的,加好友也是来者不拒,只要遵循两条铁律,我想是不会有啥问题的。

一天,一个新的微信号又加我好友了。我一看是单位的小林。小林在验证说明中说是有事加我。我立即通过验证,小林瞬间成了我的微信好友。小林立即发来一串文字消息,说是党费的事。其意思是,组织部最近出台了一项新规,不让各单位从工资里代扣党费了,党员个人必须每月主动缴纳一次党费。小林的文字消息称,单位领导考虑到退休人员的实际情况,决定变通执行这一新规,确定了几名联系人帮大家代交党费。

我明白了。我向小林道了辛苦和拜托,小林也很快传来一份党员名单和交费明细表。我一看,都是单位的同事,上面是每个人的党费数额,我是每月77元。

小林又发来信息称,之前三个月的现在须一次交清,之后再每月一交,现在要交的是三个月的党费231元。

我自然而然地想到了微信红包。我回复道,麻烦小林了,我现在发红包给你,共两个,一个是200元的,一个是31元的。小林发来“好的”两个字。我立即将红包发了过去。

第二天,我又遇到了快递员小刘,并说了加微信好友交党费的事。小刘听完皱了眉头,问我给单位打电话核实没有,我说没有。小刘就催我打一个电话问问。我于是将手机拨到了单位的人秘科。一问,竟然没有这回事。哎呀!我顿时恍然大悟,瞧这网上的骗局啊,真是防不胜防……

十年后,骗子绝迹。我想,不仅骗子绝迹,区块链还会帮我实现投资风险的自动规避,将我的“瓜摘七成熟”理念贯穿始终,做一个永远不赔的“常胜将军”。

说起炒股、理财和购买彩票,我主要靠的是哲学。哲学是什么?哲学就是意外。依靠这个简单的哲学定义,我在意外中频频出击,盯准一些“半熟”的项目,将我有限的积蓄投入进去,在波诡云谲的风投理财炒股博彩领域常能全身而退,并多有斩获,这令我的老哥老姐们羡慕不已。

“瓜摘七成熟”,自然是我的第一守则。“瓜”不能等熟透再摘,那样的瓜只能烂在手里,所谓“瓜熟蒂落”其实是投资人的大忌,因为你几乎永远等不到“瓜熟蒂落”的那一天,瓜不等熟透早被人摘了。当然,也不能过早地摘下瓜娃子,那样“强扭的瓜不甜”,早摘的瓜只能是苦涩的。

因此,我重点把握的是一个“七分”之点。对于每一个投资项目,我都在“七分熟”的关口切进去,这是最划算的一个点。抓住这个点,即便遇到居心不良的圈钱公司和黑手操纵的股票,也常有小赚。

有一次我的家门口出现了一家理财公司。我当然深知这种五花八门的李鬼公司是咋回事,他们一夜之间席卷而来,这些李鬼的讲座也人满为患。李鬼讲的是一道诱人的数学题:一乘十,十乘百,百乘千,只需几轮,提成百万,这的确是科学——几何级数。我心里很清楚,明白一种折纸游戏——一张纸反复折叠一百次,会怎样?这也是一道几何级数算题,算下来的结果是:折纸的高度竟超出喜马拉雅山。噫吁嚱,危乎高哉,可谁能完成这样的折纸?谁的身高能达到如此海拔!但是,我还是在这条蛇的“七寸”之处出手了,并且在它“收口”之前又及时溜掉,不用说,这家公司一夜之间蒸发了,不少人血本无归,而我仍然获得十个点的增益。这可以说是“刀口舔血”的操作,是冒着很大风险的。

我想,十年后的区块链会帮我自动检测出每个项目的那个“七分”之点,然后自动操盘,自动将盈利打进我的卡号。

来源:欧科云链征文